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

星图网 5 0

  昨天,在抖音上刷到了一个热门视频,看得书单君五味杂陈:

  4岁男童在妈妈婚礼上,警告新郎:

  “你必须得对她好!如果你敢欺负她,等我长大以后收拾你!”

  男孩个头才到妈妈的腰,声音奶奶的,但那忍着哭腔又一板一眼的做派,却活像嫁女儿的爸爸。

  留言里很多人表达了对“别人家孩子”的羡慕。

  明星董洁在一次采访里也说过:最希望儿子快点长大,然后保护自己。

  类似的言论听过不少,但书单君总觉得哪里怪怪的——好像父母不是父母,孩子不是孩子。父母与孩子的角色,发生了颠倒。

  在办公室聊起这个话题时,小伙伴青橙分享了她的同款经历。

  她告诉我:原来,这件温暖贴心的“小棉袄”背面,早就布满了窟窿。

  俗话说“父母永远在等孩子的感恩,孩子永远在等父母的道歉。”

  然而青橙却走出了第三条路,这让书单君对亲子关系和原生家庭,又有了更深的感悟。

  ——书单君

  以下,是青橙的自述

  以及她想对父母和孩子说的话

  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

  “我是我妈妈的妈妈”

  人生的前17年,我一直在做父母的父母。

  不记得从几岁开始,“贴心小棉袄”“从不让妈妈操心”就成了我能得到的最高赞誉。

  她情绪化,容易崩溃,一言不合就冷暴力;

  而我,总要“主动认错”→“认真检讨”→“保证下次不犯”,直到把她哄得笑逐颜开。

  虽然早已习惯成自然,但有时也会心生疑惑:到底谁是妈妈,谁是孩子?

  我不是唯一一个有这体验的人。

  很多年后再说出这份感受,我居然收到了很多朋友的附和。

  后来读了《长不大的父母》,看到“亲子角色颠倒”这个词,我才恍然大悟。

  “亲子角色颠倒”,就是孩子把“照顾父母”的责任,背上了自己肩头,成为父母一方甚至双方的保护者和拯救者。

  而本该向孩子提供情绪价值(比如赞美、安慰等)的父母,反过来向孩子索取情绪价值。

  我的人生就是如此。

  最初的17年,我都兢兢业业的,扮演着情绪价值提供者和情感垃圾桶的角色。

  记得高二那年,去妈妈的单位聚餐。

  餐桌上,提起我上次月考成绩,妈妈的同事们都夸:又考了班上第一年级前五,X老师你好福气啊!

  “哎呀别夸了,因为马虎数学丢了15分,还没反省呢!”我妈边笑边骂。

  “不过我闺女确实从小都不让人操心,是我贴心的小棉袄,比她那个不着家的爹强一百倍!”

  一贯冷漠的妈妈,在同事们羡慕的目光里终于支棱了起来,一边夸我乖巧懂事贴心贴意,一边疯狂拉踩那个让她失望透顶的丈夫。

  而我在欢声笑语中,温顺无言地垂下了头。

  妈妈清高自许,怀才不遇,嫁的男人又配不上自己,却无力改变现状,便郁郁终日。

  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

  正如心理学家卡伦·霍尼所说:“他对生活感到愤怒,因为所有的期望都落空了。”

  于是我当仁不让的成了妈妈专属的情感垃圾桶,承接她自己都无法消化的负面情绪。

  想着:我要照顾妈妈,她只有我了,不能让她更伤心了。

  我一面怀着“看我多厉害,能照顾大人”的自豪和暗喜;

  另一面,又压抑着“不能做自己、被迫做大人”的怨恨;

  与此同时,还背负着“如果不能维持贴心小棉袄的人设,妈妈就不爱我,不要我了”的恐惧。

  怨恨,是被吞没创伤的表达;

  恐惧,是被抛弃创伤的体现。

  于是,在夹缝里艰难生长,分不清爱与剥削的界限,像沉溺于PUA式的恋爱一样,难以逃离。

  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

  <刚毕业的表妹,想要逃离原生家庭,却又主动给自己套上了枷锁>

  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

  “妈妈,我不要你了”

  然而,人的承受力是有极限的。

  把弹簧压到极点,要么压坏,要么反弹。

  在收到北京985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,窒息了17年的我,终于决定逃了。

  妈妈,17年来,你平均每3天都要说一次“我不要你了,爱去哪去哪,我就当没养这个孩子”。

  现在,我终于可以不要你了。

  我千里北上,学习、恋爱、交友,满心以为即将开始新的人生。

  但吊诡的是,逃离之后,预想中的解脱和自由并没有到来。

  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

  苛刻的声音在我耳畔,仍旧如影随形。

  我还是处不好跟同学的关系,也无法正常恋爱,连回应恋人的爱意,说一句“我也爱你”都做不到。

  就像《长不大的父母》认为的,“亲子角色颠倒”带来的一个直观的后果,就是影响跟他人的沟通和链接。对父母的期待一次次受挫,使我们不再信任他人,也不相信他人的爱。

  不仅如此,我总是毫无理由的不开心,浑浑噩噩像一具行尸走肉。

  直到大三下半年,连课都没法上了,终日昏沉,什么事都不想做。胸口和肩膀宛如压着铅块,全身裹着油腻的保鲜膜,连顺畅呼吸和张口吃饭都是奢侈。最长一次,36小时不吃不喝。要不是室友带了一个面包给我……

  很久之后才知道,当时我已经是很严重的抑郁,严重到生命所有的动力都被摧毁,严重到连自杀的动力都没有了。

  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

  那时的我觉得,这一切都拜我妈所赐。抑郁痊愈后一两年,我还是对她耿耿于怀,只有过年才会回两三天家。

  就这两三天,也是在争吵中度过。

  前17年都是乖乖女的我,开始宣泄多年积压的不满。而妈妈一头雾水,不明白小棉袄为什么会突然咬她。

  我细数她对我的伤害,而妈妈要么拒不承认,要么怪我记仇,说自己辛苦付出一辈子还不落好,又崩溃大哭。

  “你就是个没有心的白眼狼!我无论做多少,都捂不热你的心!”

  朝夕相处17年的母女,突然发现,彼此都是陌生人。

  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

  “妈妈,我看见你了”

  母女互害、彼此怪罪的局面,持续了差不多有两年。

  在车轱辘式的争吵里,我们都身心俱疲。

  那天晚上,妈妈又一次哭着挂断电话,不知怎么,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声音:

  这样耗下去,真的是我想要的吗?

  妈妈快50的人了,已经这么过了半辈子,我却强逼她改变和成长,这合理吗?

  难道我学习心理学,就是为了用心理学名词武装自己,给妈妈贴标签?

  这样的我,跟那个多年前逼着我道歉认错、写下千字检查的她,有什么区别?

  咚的一声。

  心里一块时时坠着我的石头,突然落地了。

  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

  不再是心理学话术的劝导和说服,我真切地感受到:

  童年缺失的爱,再也补不回来了。

  这一点是既定事实,无可改变。

  而我也长大了,不再是那个离了妈妈就不能活的小孩。

  过好自己的生活,才是唯一的阳关大道。

  于是,我的能量全部投注进了现在的小家,努力把亲密关系经营得更好;

  在婚姻生活和心理学书籍中,汲取营养和正向反馈;

  学习冥想、践行正念,在一次次直面过去的伤痛之后,我终于看见并接纳了,当年那个自卑无措的内在小孩。

  与此同时,我爱与被爱的能力,也恢复了。

  之前妈妈给我讲述的童年经历,在这一刻重新浮上心头:

  五六岁就要捡柴火养家的她,只有一个鸡蛋也要留给哥哥妹妹的她,被忽视却还要说服自己父母同样爱着自己的她,学不会如何经营亲密关系的她,做了半辈子怨妇的她……

  不过是想得到关爱而不能,想倾诉委屈又无人可说。

  如果连孩子这个余温仅存的“小棉袄”都没了,那她在冰天雪地里,就只能冻死了。

  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

  此时,她在我心里,不再是妈妈,而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一个命苦的朋友。

  我也不再是那个怀着恐惧与恨意、被迫安抚妈妈的小孩,而是以一个成人的身份,真正看到了她作为一个人的苦痛,心里生出了实实在在的悲悯和共情:

  你确实伤害了我,这些伤害永久的留在了我的身上,正如树干上不会消失的瘤结和疮疤。

  但这些疮疤已经成了我的盔甲,更何况,你还给了我珍贵的爱的体验。

  半夜醒来,盖在我身上的小花被;

  肚子疼时,温柔有力地按摩的手;

  你批改卷子,我安静读书的深夜……

  不算太多,但这真真切切的爱的火花,在我的心上燎起一束光,照亮了前17年那不见天日的暗夜。

  你带着原生家庭的重大创伤,能做到这个份上,真的真的很不容易。

  现在,我决定,放下过去,轻装前行。

  苏珊·福沃德博士不是说过吗:只有胜利地“重新开始生活”,才有资格说原谅。

  原来,爱比恨更有力量。

  原来,有人可以让我付出爱,有人值得我去爱,才真正不枉此生。

  我可以重新去爱(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)

  这不是劝慰,更不是鸡汤,而是幸存者回望亲身走过的崎岖夜路,却发现绝境亦是坦途。

  逃离妈妈的第十年,我终于放过了自己。

  逃离妈妈的第十年,我终于重新爱上了她。

  "

  书单君有话说:

  《长不大的父母》里说的:人有两种基本需求,一是追求自我实现的独立性需求,二是渴望被爱的依赖性需求。

  亲子角色颠倒,使得孩子既不能独立又无法依赖,不仅影响我们的人际沟通,甚至会让人丧失爱与被爱的能力。

  然而,现实往往无视了我们的呐喊,孩子和社会都在迫使我们承担起父母的职责。

  于是,下一代“角色颠倒”的亲子关系,又被制造了出来——父母与子女相爱相杀,都希望从对方身上得到救赎。

  爱恨纠缠,让已长大的小象,拽不断细细的锁链;

  让本该过好各自生活的父母和孩子,浆糊一样紧贴和纠缠。

  然而,无论我们愿不愿意,父母与子女,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,终究都要分离。

  《长不大的父母》的作者也认为:解决的途径只有一个,就是离开对方。

  分离不是为了分离,也是为了某一天,能够从恨中解脱,在爱里的重逢。

  放下恨,重拾爱,到底需要多久?

  可以是10年,也可以,是一瞬间。

  "

  文章来源:书单

  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

标签: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